灰绿色

交流障碍。一个只粮自己的冷CP写手。慎fo。

【FGO / 卫宫咕哒♂】Oblivious

一篇没头没尾又七零八落的东西

瞎几把写

卫宫操心系列之二,没有关联的一在这里


街道在燃烧。 

崩塌的建筑堆成瓦砾,瞬间被火焰吞噬,连水泥材质的建材表面都冒出了烟。但是并不觉得热,因此他知道自己身处梦境中。 

不,应该说,是在过去的记忆里更为正确吧。 

整个都市中心化为火海,连远处未被波及到的地方都被火光染上红色,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灾害等级的大火无情地席卷冬木市,这景象无论过了多久都能清晰地回想起来。 

……简直有如地狱一般,他这样想到。 

仅仅是个噩梦罢了,他的呼吸猛地急剧加快,快点,快点醒过来—— ...

【FGO / 卫宫咕哒♂】Painful

复健用

补完ubw后的产物,红A真好我爱他

咕哒男hshshshs

其实大概没什么CP元素

ooc


灵子转移筐体打开后,迦勒底的御主马上被红色弓兵抱到刚赶来管制室的担架床上去。

伤口在腹侧,差一点儿伤及内脏,说是擦伤出血量也太多。藤丸立香本想安抚为他担心的后辈,却不料躺上担架时牵动到伤口,顿时扯下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这显然不是很有用,立香想,玛修的表情看上去又更阴沉了,与此同时他没有注意到一直站在后面的卫宫皱了皱眉,灵体化后离开了管制室。


「藤丸君,即使你平常有在锻炼,刚才那种事还是不要再做了。」

罗马尼用剪刀剪开制服里面的黑色...

【FGO / 梅林咕哒男?】花之旅途

写给基友祝她之前终于海底捞月出梅林

复健用

瞎几把写

很短

大概有OOC


1、

梅林又开始在梦里游荡。即使被幽禁在阿瓦隆,但凭借千里眼与梦魔的能力倒是让他不会感到无趣;但这已经是他把使魔放出塔之前的事了。

关于魔术王的伟业他也是略知一二的,但知道归知道,除了会关乎人类存亡——更确切一点地形容即是他的粮食问题——花之魔术师并不会向他们伸出援手。瞧,被特殊磁场包围的雪山上不是尚有人类的气息吗?

……只是那里面的人类也不多,但是世上唯一的御主为了拯救人理而在各个特异点的旅行倒是可以排解一些无聊。梅林想,凯茜帕鲁格也与他们一起,看起来过得相当愉快和惬意,当初把...

【UL / 古鲁瓦尔多中心】微光

两年前的旧文,原文莫名其妙被墙,于是重新发一遍

UL要暂时关服了,要说不惆怅无奈是骗人的,谢谢你陪我走过了六年多的日子

大概有R卡剧透,OOC,慎入

第一人称视角,两篇互不相干的小短篇


——任何东西在他眼中,是多么的不屑一顾。


古鲁瓦尔多 ‧ 隆兹布鲁。

这个名字曾经被隆兹布鲁这个小国举国推崇,全国上下无一不晓,但在托雷依德永久要塞一役以后,他的名字如同当时堕下武装船的身躯一般陨灭,从此消失于纪录隆兹布鲁王室荣耀的史册的一页中。

就像被火焰吞噬,死灰泯灭、万刧不复;连仅存的火苗都尽数消弭,回归到一片深沉寂寥的漆黑之内。...


【FGO / 圆桌中心】Sun fall

六章zero背景

私设,大概有OOC

本来是想写崔斯坦中心后来又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高文中心最后只好写是圆桌中心(……

随便写写,没文笔


我将赐予众卿们祝福,说出所望吧。

在荒野之上,狮子王对残留下来的骑士们这样说道。

此处不是繁华安逸的白亚城,放眼望去只有无边沙漠,远处的圣地被卷入战火,圆桌骑士们身披战友的鲜血,再一次在不列颠之王面前宣誓忠诚。

他们半跪在地上——除了莫德雷德。高文垂下眼帘,从狮子王那里获得了祝福;然后他听到崔斯坦向他们的王恳求:「……王啊,我的指尖已经不能自如地动了,这是由于太过悲伤的缘故。为了今后的战斗,请您让此身不再为无用的情感所纠结...

【FGO / 咕哒男中心】Reload

梗来源于 @里脊肉花馍,之前看到便一直很想写

练笔用

一个场景,很短

CP大概是咕哒男→罗曼

tag不知道该怎么打,就这样吧

其实只是想写立香崩溃的样子


藤丸立香坐在教室靠近窗边的最后一个位子上,托着头看向窗外发起了呆。历史科老师讲课与粉笔富有节奏地敲在黑板上的声响都成了背景音,从外面吹进教室的风使课本往后翻了几页,可是立香也不在意。他的教室位于二楼,远远看到操场上有一群鸽子,他盯着鸽群,这举动没有任何意义,但他依旧把目光放在教室之外,丝毫没有要专心听课的打算。

窗外的天空是那么的蓝,立香想,不像迦勒底那儿整年都被暴风雪覆盖,即使处于高海拔地...

【FGO / エドぐだ♂】Smoking

CP是伯爵咕哒男,名字默认为藤丸立香

想看立香抽烟然而没抽成的产物

男主大法好

一个场景,很短


迦勒底没有可以向外敞开的窗户,它依靠抽气系统来完成室内换气的程序。但由于现今的迦勒底失去了约八成机能的缘故,在夜间,抽气系统只在各个房间和中央区域运作;走道上的灯远远不及白天那般光亮,仅仅是让眼睛勉强看得清事物轮廓的程度。


吸烟室的灯和抽气扇没有开,可是爱德蒙•唐泰斯知道里面是有人在的。复仇鬼终于停止在夜晚漫无目的的散步——这样说也不太对,他的确是出于某个原因才走出了房间。长年待在伊夫堡早已让他的眼睛习惯黑暗,他拉开玻璃门,便看到他的Master坐在...

【家教/白正】Love is six o’clock kisses

注:题名有引用

正一第一人称叙述

很短


我听着庭院外的小鸟啼叫声醒来。约莫估算时间,大概是八点多。


一睁开眼,视野模糊,只能看见斑驳的的色块——那应该是天花板——这是由于我没有戴上眼镜的缘故。

我望向窗户的方向,日光透过窗帘落在木地板上,即使现在时值秋季,稍稍带些凉意,阳光却依旧温暖舒适,室内干燥且温和的空气、与被单不久前清洗而染上洗涤剂的味道充满鼻腔,让我再次昏昏欲睡,继续躺在被窝里,不想爬起来。

导致我不想起床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可能会弄醒我的同居人。他与我睡同一张床,双手搂着我的腰,我背对他,他把头埋在我的后颈,像在亲吻颈...

【家教/白正】White out

  • 迟到的正一生贺,我已经是个文废了

推荐BGM:松下优也 – 2 of Us


『有人因为有太阳否认痛苦。他则因为痛苦否认太阳。』——Franz Kafka


What do I really dream of?


1、

毫无预警的地震过后,并盛回归平静。

入江正一因刚才震动倒在床上,还没来得及坐起身,随之而来的是十年后的记忆强制性地灌入脑中,没给他一点喘息的时间。

他甚至不曾怀疑那份记忆的真实性。正一转过身去,侧卧在床,随便应付了向他询问有没有受伤的母亲和姐姐,卷起被子一把罩住自己,慢慢理清思绪。...

【家教/白正】Paranoia


  • 白兰第一人称视角

  • 复健用

  • 本篇为另一篇长文《illimitato.》衍生,然而正篇还没写完

  • 建议配合BGM食用


推荐BGM:松下优也 – Slow Dancin’

 

前言:“谁才是偏执狂?”


『一个笼子在寻找一只鸟。』——Franz Kafka


(Byakuran Side.)


片段一、


在我读大学的第五年(因为我大二时才申请副修物理,所以延毕了)、同时也是与小正相识的第四个年头时,我才告诉他自己是一个黑手党的Boss,掌管着整个家族。...

1 / 2

© 灰绿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