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绿色

交流障碍。一个只粮自己的冷CP写手。慎fo。

【苏万中心 / 微黑苏】酝酿

接原著沙海3,苏万出沙漠之后一直到去眼镜铺子找黑瞎子的心路历程


帐篷很厚,大抵是为了抵挡具有腐蚀性的酸雨,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布幕外头,其他势力的人也缩在各自的帐篷里,动静不大,只听得到些许雨点落在顶上的滴答声。
苏万几乎睡了整整一天。他裹着毯子爬起来时也没觉头脑昏沉,也许是太疲累又在睡前打了支葡萄糖的关系,他这一觉睡得不错,虽然体力没有完全恢复,好歹比之前精神多了。一直紧绷的神经通过睡眠放松尔後他才发现自己饿得要命,肚子响得像打豉似的,苏万这才想起出来後其实也只喝了点热茶和汤,然後就困就得不行睡死过去——现在胃袋空空如也,他需要吃些固体食物来垫肚子。
黑瞎子坐在摺叠...

【师兄弟组无cp向】夜话

只是想写他们之间的对话


房里没开空调,吴邪满脸都是汗,喘着大气,湿了半件衣服,不是热的,他长期苦于蛇毒折磨,后遗症令他快分不清现实和梦里,偶尔夜半突然醒来总要冒着冷汗发作一会,黑瞎子见他这样劝道你这样下去不太行,吴邪才放弃继续读取费洛蒙,不然是个人都早晚要废。

他眯起眼睛,犯着呕心,艰难地从黑暗中看清四周,视线还没完全恢复,看东西糊成一团,待意识回来得差不多了,才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支起了上半身,右手摸到一片温热的皮肤,手感告诉他那是人的脖子。吴邪猛地回神,吓的,而后听到被他按着颈脖死死压住的苏万闷声道:「师哥你能不能先起来,我腿好麻。」

吴邪头还在晕,脑中胡思乱想,万一把苏万给怎...

接《旁观者清》和《逐光》,一个大写无辜的师哥,tag就不打了

“瞎子这人不可理喻,上次苏万喝多了,他埋怨我怎么不管好小孩,你师弟胃不好你还任由他;如果我管了,苏万事后向他师父告状说我管大管小还不是我背锅——靠,你俩自己玩去吧,别他娘的拖我下水!”


【黑苏】逐光

乱写一通,接旁观者清


「醒了就起来,刚才你师哥差点把你扔大街上。」
路上堵车,黑瞎子只好掏出烟来抽,苏万坐在副驾,刚睁开眼睛,显然还没完全酒醒,车厢空气不流通烟味又呛,他头脑昏沉地解开安全带,上身越过黑瞎子,身躯几乎紧贴对方,伸手去摇下那边的车窗,似乎是对他抽烟一事进行无声抗议。
黑瞎子无奈笑笑,不知苏万是喝昏了还是仍在与他置气,不去开自己手边的窗非要如此费事。他大吸一口,便把烟掐了,烟雾随着车窗打开一并被灌进来的冷风吹散,烟末星火熄灭,车厢里仅存的那么一点光亦消失殆尽,重新回到漆黑昏暗的环境中。

苏万被风吹得头痛,顿时清醒不少。他滑回副驾上,依稀记得自己是在半昏迷状态下被黑瞎子架出酒吧...

【黑苏】旁观者清

摸鱼,不想写了(⋯⋯


随着桌上的空酒杯不断增多,我的头开始隐隐作痛,不是喝高了,是对小孩没办法。说时迟那时快,苏万扬手再要了一杯啤酒,我心说幸亏不喝白的,家里开酒厂也没见人像他这么喝,没喝到胃出血就算不错。
苏万手机一直响个没停,刚开始是讯息,他扫了一眼,没回,对面直接打电话他也没接,后来嫌烦索性调成静音扔在旁边,连我都能想像出瞎子气急败坏咂嘴骂他「小兔崽子」的样子。
他一喝杯子马上空了三分之一,这下轮到我手机响起来,我一看来电显示心神意会按下拒听,传微信给瞎子让他打字说,你小徒弟在隔壁不方便讲话。
他传讯息问我们在哪,倒是不和往常一样废话。我发了地址过去,那是一间在旺区大街的酒吧,...

一条顶置

本质咸鱼写手,主肝废狗

留言都有看的,交流障碍懒回

心血来潮才写点东西,別fo了……

【黑苏】宠上天

不会写小甜饼和第一人称,尽力了

也可以当作师徒组日常?


1、
北京正值三伏天,瞎子知道我来北京,传了个微信让我跑腿,说你是我大徒弟偶尔该孝顺一回,不用出面,在某个熟人交货时盯梢一下就行。我翻翻白眼,瞎子就是嫌热又懒,不想出门,於是回了语音过去:「你还有个徒弟呢,苏万也该放暑假了吧,你不让他去?就当做社会见习。」
没几秒一条新语音传回来,声音听上去懒洋洋的:「你师弟不争气,还没出师,让他去断条腿回来就算不错。」
我心道拉倒吧,那小子比我好多了,一整个就是扮猪吃老虎的类型,把瞎子没个正经的精髓学了七八成,说还没出师我是不信的,他那点心思我还不清楚?不就疼小徒弟呗。但当年被虐造成的...

【黑苏】选择题

接盲塚


我叹了口气:「师弟,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苏万坐在我对面,冷着一张脸,我知道他压根没心情吃饭,仍是丢了块红烧肉到他碗里,心道现在的小孩愈来越不好弄糊了——转念一想,黑瞎子带出来的,还指望能乖到哪里去。从看到这小鬼独自来胖子铺子找人时我的眼皮一直在跳,预感告诉我,苏万是瞒着瞎子来的,准没什么好事儿。


我一上来就用辈分压他,于是苏万不情不愿动筷,算是给足了我面子,油亮亮的肥肉被他一口吞掉,又去夹了把菜:「师哥,既然张大神也一起去,那你一定知道师父什么时候出发,我又没说要下去,带我一个在上面等总行吧。」

我喝口茶,北京的菜太油了,住在雨村让胖子掌厨也没觉这么腻。心里惦...

【FGO / 卫宫咕哒♂】Healing

二部背景

接前两篇:PainfulOblivious


藤丸立香拉好上衣的拉链,把魔术礼装的肩带和腰包戴上,一身黑的衣服与旧的迦勒底制服相差太多,他一时半会还没习惯过来。 

距离出发还有一点时间。立香在房间做准备,玛修在医疗室让达芬奇替她进行最后检查,在身体机能变回几乎与普通人类无异以后她还是第一次需要在极寒环境中活动,尽管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一切都需小心谨慎。 

他坐在床上,用手心揉了下脸,长呼一口气,他也自觉自己精神紧绷也不是一两天开始的事,进入虚数空间以来没有哪天是睡得好的,此刻更像一条拉紧了的弦,再有什么刺激便会啪一声发出尖锐的声音,整根...

【FGO / 卫宫咕哒♂】Oblivious

一篇没头没尾又七零八落的东西

瞎几把写

卫宫操心系列之二,没有关联的一在这里


街道在燃烧。 

崩塌的建筑堆成瓦砾,瞬间被火焰吞噬,连水泥材质的建材表面都冒出了烟。但是并不觉得热,因此他知道自己身处梦境中。 

不,应该说,是在过去的记忆里更为正确吧。 

整个都市中心化为火海,连远处未被波及到的地方都被火光染上红色,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灾害等级的大火无情地席卷冬木市,这景象无论过了多久都能清晰地回想起来。 

……简直有如地狱一般,他这样想到。 

仅仅是个噩梦罢了,他的呼吸猛地急剧加快,快点,快点醒过来—— 

1 / 3

© 灰绿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