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绿色

交流障碍。一个只粮自己的冷CP写手。慎fo。

【FGO / 圆桌中心】Sun fall

六章zero背景

私设,大概有OOC

本来是想写崔斯坦中心后来又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高文中心最后只好写是圆桌中心(……

随便写写,没文笔



我将赐予众卿们祝福,说出所望吧。

在荒野之上,狮子王对残留下来的骑士们这样说道。

此处不是繁华安逸的白亚城,放眼望去只有无边沙漠,远处的圣地被卷入战火,圆桌骑士们身披战友的鲜血,再一次在不列颠之王面前宣誓忠诚。

他们半跪在地上——除了莫德雷德。高文垂下眼帘,从狮子王那里获得了祝福;然后他听到崔斯坦向他们的王恳求:「……王啊,我的指尖已经不能自如地动了,这是由于太过悲伤的缘故。为了今后的战斗,请您让此身不再为无用的情感所纠结吧。」

悲叹的骑士紧闭双目,自眼眶流出、早已干涸的血液与他的长发一样殷红,同时印证着里面的东西已无法发挥原本该有的机能。他的手指亦是同样。在与昔日的同伴战斗时,崔斯坦放弃用他擅长的妖弦,而是少有地拔出腰间的剑,亲手清除了挡在狮子王面前的障碍。

除非是灵核被破坏,否则他们不会返回英灵座。反过来说,不是致命伤的伤害需要大量时间和魔力才能回复,他的眼睛本该无法视物。

我明白了。狮子王说,她把圣枪架在骑士的右肩上,和骑士受封仪式别无二致。

「在此给予卿祝福,是为『反转』。抛弃感情、舍弃人性吧,我的骑士啊。」

「一切遵循王的旨意。」

崔斯坦重新张开了眼睛。他的瞳孔是暗淡的金色,内敛而不张扬,与徐徐落下的夕阳很相衬,高文恍惚地想。

啧,那个混账。他依稀听到身后的莫德雷德低声不屑道。

 

离日落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在狮子王招唤圆桌骑士并说明现状后已过了两个小时,高文独自在荒野漫步,周围不见其他人的踪影,大概是在苦于思考该如何回答狮子王。

缺少水源且干裂的土地并不影响高文做出决定,他不想和其他人交谈,因为他认为没有必要。但显然天不从人愿,当他走到一块岩壁后面,发现莫德雷德正挨在旁边闭目养神。对方同样察觉到有人靠近,缓慢睁开眼睛。

「莫德雷德卿。」

「什么,是你啊,高文。」她也不忌讳,直接问他:「你是哪边的?是要顺从,还是要阻止父上?」

「……我选择顺从狮子王。」高文对莫德雷德的举动感到毫不意外,后者从来就不是会拐弯抹角的人。

「这么说,即是你是我们这边的。」

「你们?还有谁?」

「暂时只有加雷斯。没人知道凯在哪儿,帕西瓦尔刚刚来过和我说话,哭哭啼啼的,那个胆小鬼!」

可能是顾虑到高文,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猜兰斯洛特也是选择顺从父上的。

高文没有说话,含糊地「嗯」了一声充当回应,他当然知道她在顾虑什么。想来又觉得好笑,卡姆兰战役,那正是莫德雷德被冠上叛逆骑士之名的原因。

「还有崔斯坦那个混蛋。」莫德雷德变得烦躁起来,看似即将爆发把他大骂一顿,但最后她还是忍住了,「……你最好去看看他。」

看见叛逆骑士一反常态的模样,高文只好点头答应。莫德雷德替他指了指方向,离开前高文抱着她应该不会如实回答的想法向她询问,你又为什么会顺从狮子王?

可是莫德雷德却认真地说,只有两个选项不是吗?二择一,是生或是死。虽然我们早就死了,现在也是从英灵座中复制过来的分身之类的。父上想干什么我才不管,难得现界一趟却要和同伴战斗然后死在荒野,这根本毫无意义。

——我啊,只是想死得其所而已啊。

 

快要抵达沙漠的边界了,高文看向远处的沙尘暴屏障,再往前走就是太阳王的领地。他当然没有打算越过边界,单单是追寻着琴声而来。要说它是乐曲,实在是算不上,声调太过单一,断断续续的,似是随便拨弄琴弦震动空气发出的声响。

他远远便见到崔斯坦的背影,一头红发在这样的环境下格外醒目。他坐在一截倒下的枯木上,面对一个水洼;高文起先还讶异于这地方的水居然没有被蒸发干透,待他再走近些,才发现那水洼里面的根本不能称之为水,红得泛黑,混浊一片,仅是一潭死水罢了。

谁?崔斯坦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停下了拨弦的动作,没有转过身。高文回答他,崔斯坦卿,是我。

他终于走到对方跟前,突然知晓了莫德雷德心情不好的原因。眼睛——崔斯坦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只剩下血液顺着脸沿流下,滴答滴答,落在荒地上,声音彷佛要响彻遍野。

 

圣地终究还是落在狮子王的手里,在十字军被消灭以后,她马上利用圣枪的力量建立了纯白的圣都。

高文此刻正走在王城的走廊上,即使是英灵,连日讨伐敌人战斗亦不免疲惫,狮子王只是说一句明天开始计划便离开了王座。他透过玻璃窗去看整个王城,城门紧闭,除了他们以外空无一人,没有敌人的影子,更不会有难民的尸体。

莫德雷德本来在跟他说,你全身都是血腥味好歹去冲个澡,但她看到崔斯坦从走廊另一边走过来,马上怒气冲冲地走了,高文知道她是在对崔斯坦置气,这事他管不着。

崔斯坦向他打了招呼。看起来与往常一样,高文想,接受了祝福好像也没有多大差异,怎么莫德雷德就反感成那样呢。

「你该去冲个澡,身上都是血。」

「莫德雷德刚也这么说。我正有这个打算。」

「是吗,那就不碍着你了。」

离开前,崔斯坦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对他说:「加雷斯卿的事情真遗憾啊,我打从心底感到悲伤……如果我不是在后方支援,就不用你亲自动手了,高文卿。」

太阳骑士瞬间僵立在原地,崔斯坦在他身边擦身而过。

 

他明白了很多事,在前往城门外进行圣选的途中,他这样想着。

例如莫德雷德说,什么狗屁祝福,你看看崔斯坦,那个到底哪里算是祝福?那已经是种诅咒了,它把人格抹消,留下的只是空有其名的躯壳。狮子王没有仁慈,她让他的眼睛恢复也只是因为这样对她的用处更大——所以我才说,以那个混账的个性,一开始被我们杀死说不定还好得多。

他太温柔了。

高文又突然想起她曾说过要死得其所。可是看看现在,有任何区别吗?狮子王终日让她镇守在外,终有一天她仍是会在荒野结束她的使命,这没有任何区别。

高文觉得这很讽刺。

所有一切,包括狮子王用受封仪式给予骑士们祝福,他们失去了生前骄傲的骑士之道,失去了同胞,也失去了他们的王。

他仍旧在长廊走着,快要到走廊的尽头,外面漆黑一片。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们已经无法回头了。

高文走出城门,剎那间,白日的光吞噬了黑夜。

太阳不会落下。




评论(2)
热度(135)

© 灰绿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