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绿色

交流障碍。一个只粮自己的冷CP写手。慎fo。

【FGO / 梅林咕哒男?】花之旅途

写给基友祝她之前终于海底捞月出梅林

复健用

瞎几把写

很短

大概有OOC



1、

梅林又开始在梦里游荡。即使被幽禁在阿瓦隆,但凭借千里眼与梦魔的能力倒是让他不会感到无趣;但这已经是他把使魔放出塔之前的事了。

关于魔术王的伟业他也是略知一二的,但知道归知道,除了会关乎人类存亡——更确切一点地形容即是他的粮食问题——花之魔术师并不会向他们伸出援手。瞧,被特殊磁场包围的雪山上不是尚有人类的气息吗?

……只是那里面的人类也不多,但是世上唯一的御主为了拯救人理而在各个特异点的旅行倒是可以排解一些无聊。梅林想,凯茜帕鲁格也与他们一起,看起来过得相当愉快和惬意,当初把牠放出塔时奋力抵抗的样子彷佛不存在一般。

观看属于藤丸立香和玛修•基列莱特两人的旅行,成为了他唯一的乐趣。

 

2、

他并不是只是一味的观望,偶尔也会帮一点小忙:比如向迦勒底的动力炉投放最低限度、仅能推持运作的魔力资源;在北美放出自己的幻影争取数秒钟的时间来为他们换取一线生机;又比如在召唤系统中钻空子,让自己可以以普通灵基的姿态在特异点中现世。

虽然不同于未来视的千里眼,梦魔的血统让他有那么一点预见能力,但迦勒底的Master对他分外生疏这件事显然不在他的料想之内。

 

3、

「是贝狄威尔的事让他生气了吗,明明那个特异点的结局无限接近于happy end了呀。」

梅林看向藤丸立香睡得安祥的脸侧,发出几不可闻的叹息。即使从数千年前便开始学习人类的行为模式,但对于情感方面仍然一窍不通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吉尔伽美什与他看到的事物是相同的,却讥笑他不懂何为过程,梅林只在乎结果而不去理会中途得失所彰显出来的价值,实在是无趣得很。

藤丸立香在众多从者的梦的残骸中被他拉进另一个梦里,躺在鲜花满溢的大地上,梅林摸了摸他的头,感到他的头发刮得掌心发痒。

就当作是一直努力到现在的奖励也行。为了保护他的精神,这是必要的。

……也许你会觉得我多管闲事吧。被凯莤帕鲁格知道的话,说不定又会用力踢我呢。

 

4、

这里是在梦中吧,藤丸立香已经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四周没有声音也没有光倒是和以往不太一样,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本来还能够看清的,转眼间连自己的身影都快要被黑暗吞噬了。

那种感觉恶心得令人想吐。

「立香君!」

场景马上变换成一片开满了花的草原,梅林连同花香味一同蓦地出现,立香这才意识到他在梦里还能保持意识,大概都是对方搞的鬼。

「刚才真危险啊,迦勒底的Master君。差一点点你就要掉到深渊里去了哦。」

藤丸立香恍惚地从梅林手中抽回了自己的胳膊,同时拉开了一点距离,但基于礼貌,还是向他道了谢:「……谢谢,梅林。」

他不知道自己的脸色苍白得多么可怕吧,梅林又马上靠近他,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同时轻轻拍着对方的背安抚他,说,冷静一下,已经不要紧了,来,深呼吸。 

藤丸立香没有说话,只是任由他推持这个像是拥抱的姿势,慢慢地调整呼吸。明明不太喜欢自己仍是会乖乖听话这一点也很可爱,梅林突然觉得有些奇怪的东西油然而生,用人类的话来说的话,该说是怜悯吗?

于是花之魔术师悄悄地为他施下一些祝福,好让他不再被恶梦滋扰。

「愿你的前方道路满布鲜花,为你的旅途献上祝福。」

……不,这大概是人们所说的,怜爱之情?

 

5、

召唤阵闪着彩色光环,停止转动那一刻伴随强烈的光芒倾泻而出的还有大量五彩缤纷的花瓣,藤丸立香的视野被花瓣阻挡,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啊啊,Master君见到我大概也不会高兴的吧。我不过是心血来潮想出来走走罢了。

梅林又笑了起来。

「与你一起旅行似乎很有趣,于是我就遵从你的召唤而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请多指教了呢,My Lord。」

 



评论(3)
热度(124)

© 灰绿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