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绿色

交流障碍。一个只粮自己的冷CP写手。慎fo。

【FGO / 卫宫咕哒♂】Oblivious

一篇没头没尾又七零八落的东西

瞎几把写

卫宫操心系列之二,没有关联的一在这里


街道在燃烧。 

崩塌的建筑堆成瓦砾,瞬间被火焰吞噬,连水泥材质的建材表面都冒出了烟。但是并不觉得热,因此他知道自己身处梦境中。 

不,应该说,是在过去的记忆里更为正确吧。 

整个都市中心化为火海,连远处未被波及到的地方都被火光染上红色,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灾害等级的大火无情地席卷冬木市,这景象无论过了多久都能清晰地回想起来。 

……简直有如地狱一般,他这样想到。 

仅仅是个噩梦罢了,他的呼吸猛地急剧加快,快点,快点醒过来—— 

于是他睁开了眼睛。 

 

卫宫解除灵体化,结束短暂的休憩,同时向现时还醒着的玛修告知到了交换守夜的时间。少女点头应答,裹起毛毯挨着树干,很快便安稳入睡。半从者与从者不同之处就在于此:她需要进食,睡眠,和普通人类进行一样的生理活动。英灵则不然,他们更为接近灵体一类,但大部分从者并不会排斥重复生前同样的行为。 

用来驱赶野兽的火堆火势开始减弱,卫宫打算添加柴枝,却听到他的御主说,不要加,太刺眼了。 

他用有点责怪对方的语气道,你怎么还没睡,立香。 

藤丸立香望向玛修的方向,见没吵醒她,便松了口气。他小声回答:「有光的地方总睡不好。偶尔会这样,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你侧身背光,我替你挡着。」 

他说好,又离火源远了一些。少年躺在不怎么舒适的地面上拉了拉毛毯,调整睡姿后再次阖上眼帘,对弓兵轻声道了声晚安。 

 

自第六特异点修复完毕后,迦勒底一直在为攻略最后一个特异点做准备。气氛比以往更为抑压,作为御主的藤丸立香首当其冲直面巨大的压力,一天大部分时间留在模拟战斗室训练,再带着新伤口回房间。 

卫宫遇到立香时他正在回房间的路上,从方向来判断应该是刚从医疗室离开。他整个人看上去不太好,连走路都有点飘,弓兵马上走近他,伸手轻轻抬起立香的脸,用指腹抚摸眼眶处,下面的乌青显眼得让人难以忽视。后者并不抵触这样过于亲密的举动,只是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没贴纱布的另一边脸颊说不小心弄的,已经在医疗室消毒过了。 

「你知道我不是在说这个。」卫宫注意到立香的手上也缠上了绷带,皱了皱眉,「又没睡好?」 

「……是有点。大概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吧。」 

如果罗马尼知道不会不管的,卫宫猜想他作为代理司令官也不可能整天待在医疗室里,加上现在是出战前的整备期,人手不足的迦勒底没有多余人力去兼顾灵子转移以外的事务,立香手上包得不怎么平整的绷带印证了这一点。 

请罗马尼开些安眠药给立香也是可以考虑的选项,但让还在成长期的御主产生药物依赖可不好,卫宫决定把这个当做最后手段。他没有要强迫立香的意思,最后几乎以接近恳求的语气道:「这几天的训练先暂停,好吗?你需要真正的休息——如果这状况还在继续,我就要拉你到罗马尼面前请他在医疗室替你来个全面看护了。」 

立香微微点了点头,得到承诺的从者轻推他的背回到医疗室替他的手臂重新包扎了一遍。 

 

他大概是在梦中。 

与仅存的记忆一模一样的世界。他无视四周的哀号径自往前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又会梦到这个地狱。 

……虽然感受到怪异之处却无法找出其源头。 

就像是——有人从别的地方注视着他的梦,领地被人随意入侵的感觉。 

 

很显然情况并没有变好。 

他看着立香挨着玻璃窗,像只防卫心极高的刺猬,蜷曲身躯维持屈膝坐着的姿势睡在走道窗台上,看上去难受得很,披在身上的毛毯滑落到地面亦浑然不觉。卫宫刚想走过去叫醒他,少年却突然痛苦地喘息起来,嘴里发出不知是呻吟还是梦呓,双手胡乱抓紧胸口前的衣服布料,拉扯出一堆皱折。 

……立香,立香!卫宫立即晃动他的肩膀让他醒来。蓦地惊醒的立香差点发出惨叫,看清楚面前的人是卫宫以后才长呼一口气,彻底放松僵持的身体,搭在对方身上的手还有些抖。弓兵缓慢扫着他的背,同时要求他做几次深呼吸,立香照做了。 

「做噩梦了?」 

「大概是,」冷静下来后立香用衣袖抹了把脸,额发被冷汗沾湿黏成一片的触感有点恶心,让他觉得很不舒服。过了一会他又补充道,「……我不记得了。」 

「你真的该让罗马尼替你检查一下,你的黑眼圈比过去一周更严重了。」 

卫宫本来在想,如果立香仍旧不答应就算是扛着他也要带他去管制室,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次立香很轻易的就同意了。 

失眠,做恶梦,焦虑,精神紧绷。罗马尼说需要观察期,不能太早下定论,先开了些抗焦虑药与安眠药给他并仔细说明用药剂量,立香在两人监视下吞下药片,在卫宫再三保证如果御主有什么情况会立刻通知后,罗马尼又回到管制室去,留下他们在走道上面面相觑。 

先回房间吧,卫宫说,药快要生效了。 

立香别开了眼睛,无言地往自己房间的方向前进。 

 

卫宫再次在燃烧的城市里睁开眼,违和感在脑海挥之不去。在看到并不存在于记忆中的某个东西以后,他终于明白所有问题出自哪里,为什么会频繁地梦见冬木、御主的失眠,还有他的恐惧来源。 

坐落在废墟上的是通红的迦勒底亚斯。它的背景如同破裂的玻璃碎片,接壤着冬木和另一个破败的村落,三个完全不兼容的地方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都被火焰烧成红色,并且是御主曾经亲眼见到过的地狱。 

他一直都误会了,这个不是自己的梦,而能与从者共享梦境的,就只有一个人而已。 

「——我知道你在看,花之魔术师!」 

卫宫大喊出声。梅林在他面前凭空出现:「恭喜你终于找到答案,英灵卫宫。」 

卫宫知道那仅仅是个幻影罢了,梅林的本体不能走出理想乡。他笃定地回答:「连结我和御主的梦,这种事也只有能够干涉梦境的梦魔才能做到。」 

「你搞错了方向。已忘记的东西不能以梦境的方式呈现,而死者不会做梦。」梅林纠正他,「你怎么确信那是你的梦?」 

卫宫哑口无言。梅林说到点上去了,因为他的过去与御主所见之物太过相似才没有发现其中伪端,忘记了从者本也不需要睡眠。梅林笑了笑,继续说,那的确不是你的梦,但Master君的梦魇与你的背景有关联,我才能使你进入他的梦中。 

「吃掉他的梦对你来说绝不是一件难事。但为什么……」 

「那样做没有任何帮助,梦魇在他的心中,守护者。我不会向人类伸出援手,而会告知你这件事,是因为我对它的结果感兴趣罢了——跨越苦难拯救人理的御主啊,在那过程之中到底会付出什么代价呢?」 

梅林的身影随着火焰蔓延化为燃烬的花瓣逐渐消散。卫宫暗自诽腹,罗马尼说的或许没错,梦魔混血不代表他会接近于那一半血统之中的人类部分,他甚至不具有理解情感的能力,在他人眼中看来,他与人类相差极远,冷血到近乎残酷的地步。 

 

他是事后被召唤到迦勒底的,然后才听玛修说,即使是被爆炸引发的大火包围,管制室成了密闭空间没有任何退路,御主仍然愿意在那时候紧握她的手。虽然假设毫无意义——如果不是因为灵子转移,藤丸立香也只有等待死亡一途,他是接受了这一个事实才决定留在那里的,但这不代表他不畏惧死。 

御主仍旧在睡。他大概又在噩梦之中,卫宫想,他无论是睡着还是醒来面对的其实都是地狱,然而这道坎他自己过不了。 

谁也帮不了你,包括我,你得靠自己跨过去。 

卫宫看着少年的睡脸,忍不住替他抚平紧皱的眉头,独自叹息道。 

……那么,梦什么时候才会醒呢。 

 

 

评论(1)
热度(125)

© 灰绿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