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绿色

交流障碍。一个只粮自己的冷CP写手。慎fo。

【黑苏】选择题

接盲塚


我叹了口气:「师弟,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苏万坐在我对面,冷着一张脸,我知道他压根没心情吃饭,仍是丢了块红烧肉到他碗里,心道现在的小孩愈来越不好弄糊了——转念一想,黑瞎子带出来的,还指望能乖到哪里去。从看到这小鬼独自来胖子铺子找人时我的眼皮一直在跳,预感告诉我,苏万是瞒着瞎子来的,准没什么好事儿。


我一上来就用辈分压他,于是苏万不情不愿动筷,算是给足了我面子,油亮亮的肥肉被他一口吞掉,又去夹了把菜:「师哥,既然张大神也一起去,那你一定知道师父什么时候出发,我又没说要下去,带我一个在上面等总行吧。」

我喝口茶,北京的菜太油了,住在雨村让胖子掌厨也没觉这么腻。心里惦量一下,瞎子连时间也没给个准话,看来是真不想让苏万跟着。

我本来想说你不是要上课么,他却像早就知道我要说什么,抢先道,大学课没这么密,出席率够请一个月的假了。
行,看来是有备而来,我有点头痛,深知我的便宜师弟被他师父惯的,不爱听劝,又道:「你何必要跟着,反正不能下去,在哪儿等都是一样。」
苏万扔下筷子,看上去很迟疑:「⋯⋯师哥你知道吗,师父的眼睛已经撑很久了,不管下去不下去,其实没什么分别。」


闷油瓶说了,盲塚是不能下的,下去是死,不去是眼睛完全失明,这是一道无论怎样选都拿不到分数的选择题。

瞎子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带苏万去的,我很清楚,他也心知肚明,我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对于不好的预感我一向很准。苏万太聪明了,没有足够的筹码他是不会来找我谈判的,这小鬼到底在密谋什么?
我乾巴巴的道:「你对瞎子太没信心了,还不一定会死呢⋯⋯」
「别驴我了,」苏万笃定的说,「那天我听到张大神说,那地方连张家都不敢碰。」


我被他噎了一下,没再作声,大概是看我脸色不太好,苏万知道该切入正题了:「这次虽然师哥你不跟去,但师父怕你管不了我,让解老板帮忙看着,他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盯紧我,从他伙计眼底下溜走的自信我还是有的,只是有些麻烦。」

我对他露出一副请开始你的表演的表情,苏万慢悠悠拉出放在背后的背包,不久就掏出几张纸和一包用报纸包起来的东西放在桌上。
是药方子和药包。


预感灵验了,我满脸不可置信,不知是问他是偷是抢还是问他怎样搞定黎簇那小子,便看到他不怀好意地对我笑了笑,弯起了眼睛:「吴老板,和我做个交易吧?」
我立马明白他的用意,药方子交给黑瞎子他自然是捞不到一点好处,横竖张家也得用这玩意儿,所以苏万才找上我。
当初挑上黎簇时我也有留意他,知道他有点小聪明,可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被小孩耍着玩,果然能被黑瞎子收作徒弟的都不是省事儿的主。


「⋯⋯你说。」

我的头已经痛得快炸开了,连自己一起骂进去了也没注意到。我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就算苏万和黎簇以前关系再怎么铁,黎簇也不可能把东西交到他手里,不让他跟去留他一个说不准会被报復,带他去,最糟的情况,万一到时他们上不来,苏万要下去,我也拦不了他。


苏万露出小尖牙,笑容随黑瞎子一个样:「师哥,到时你和张大神可得拦住我师父,别让他打死我了。」



评论(3)
热度(75)

© 灰绿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