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绿色

交流障碍。一个只粮自己的冷CP写手。慎fo。

【黑苏】逐光

乱写一通,接旁观者清


「醒了就起来,刚才你师哥差点把你扔大街上。」
路上堵车,黑瞎子只好掏出烟来抽,苏万坐在副驾,刚睁开眼睛,显然还没完全酒醒,车厢空气不流通烟味又呛,他头脑昏沉地解开安全带,上身越过黑瞎子,身躯几乎紧贴对方,伸手去摇下那边的车窗,似乎是对他抽烟一事进行无声抗议。
黑瞎子无奈笑笑,不知苏万是喝昏了还是仍在与他置气,不去开自己手边的窗非要如此费事。他大吸一口,便把烟掐了,烟雾随着车窗打开一并被灌进来的冷风吹散,烟末星火熄灭,车厢里仅存的那么一点光亦消失殆尽,重新回到漆黑昏暗的环境中。

苏万被风吹得头痛,顿时清醒不少。他滑回副驾上,依稀记得自己是在半昏迷状态下被黑瞎子架出酒吧塞进车里,抽抽鼻子,问,你什么时候进的酒吧。
黑瞎子用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望向前面堵住那辆车的车尾灯,也不觉刺眼:「你喝倒之前。」
苏万哑然:「⋯⋯你都听到了,那我无话可说。」
前面的车仍是一动不动,後边传来催促的喇叭声,没过一会就消停了。苏万等得无聊又不想和黑瞎子说话,於是翻出手机来看,电量剩百分之二十,一通未接来电和几条微信全是来自於他隔壁那个人的,他清空所有通知,把手机塞回兜里,黑瞎子打开广播,收讯不好,失真兼夹带杂音的女声读着天气播报,晚间天气多云转雷阵雨⋯⋯

他听了几句便没再听,雨点淅沥落在挡风玻璃上,开始下雨了,黑瞎子打开雨刷,顺手关上车窗,隔开一些来自外边的噪音,雨声听起来班驳又模糊不清。
他突然想起走出酒吧那时,苏万还在晕,吴邪说,看着你们俩就闹心,你一把年纪还像小姑娘似的扭扭捏捏,苏万年纪小想不明白就算了,你要是真想不通,不会急着推开他。
黑瞎子听了没当回事,反驳他,就你嘴贫。
吴邪摇头,没好气道,你自己抚心自问一下,有哪个徒弟你会对他这么上心,疯狂连环call还特地来接人?你就是作而已。
黑瞎子没理他,关上车门发动引擎走了。

路上还在堵,黑瞎子估摸等离开这区也得过十二点,他对苏万说:「这下赶不上宿舍门禁,我送你回家。」
苏万终於忍无可忍,转头瞪向黑瞎子,车厢光线不足反而更能让後者看清他的表情,他愠怒道:「你是不是还要装?师父,我从没想过可怜你,装睡的人叫不醒,如果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大可以不必叫我起来为自己添堵。」
车里太黑了,苏万联想起他俩在沙海之下,漆黑偌大又潮湿的石道里,他看着依靠炭火照亮才能看清的黑瞎子的脸,那时对方把墨镜拿给他,认真说着让苏万活下去的计划,而那计划里存活的人并不包括黑瞎子自己。
他从死里逃生过後就很惜命,不只他自己,还有身边所有人的,巴丹吉林的经历让他明白人生无常,但黑瞎子这人太过虚无,活得淡然,有时苏万到胡同的四合院,看见黑瞎子在躺椅上晒太阳,那是一幅太过宁静平常的画面,吊着的一颗心才落下来,令他知道这人是鲜活的,他真实存在,有血也有肉。
苏万不像吴邪,不像行内其他人,被他神化那一面蛊惑,吴邪花了很多时间才接受黑瞎子亦不过是尘世中的一粒沙,除了活得太久其实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苏万一开始就知道他会受伤也会痛,黑瞎子当时没有余力,对他毫无保留,所以苏万再深入了解、触碰这个人时,会为他感到不甘。
当神走下神坛,暴露他的一切脆弱,才能在他人眼中成为平凡不过的一个人。
而苏万就是这样看待黑瞎子的,只可惜当事人不懂。

黑瞎子发出几不可闻的叹息,徒弟太倔他拿小孩没办法,他露出一点服软的意思,顺手把广播关了:「苏万,我活得太久,一早就看清了,思维已经固化,你说的很对,我需要时间来想想。」
「⋯⋯好。」苏万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语气显然好了些。大概是车外街上行人走动,映在他身上的微光明明灭灭,就像沙漠底下炭火堆里闪烁不定的火光,黑瞎子想了想,又道,我只是不希望耽误你的人生。
你说耽误也太夸张了,苏万不再僵着一张脸,笑道,我说过,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後悔的,跟你学东西总比和同学吃喝打混有用多了。
行,我认栽。黑瞎子突然没了脾气,伸手去摸苏万的头,车厢太窄小孩躲不过,只能乖乖被摸:「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便宜徒弟了呢?还不爱听话。」
「你自己收的,不能反悔啊。」苏万的脸很凉,也许是喝了酒的关系,他抓过黑瞎子温热的手,用脸蹭了蹭,看上去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黑瞎子决定随他去了,苏万转转眼睛,说,师父,不如你趁现在决定个人生目标,至少没那么丧,人活着总得有点盼头。
⋯⋯还得寸进尺了这小兔崽子。但自己惯出来的又有什么办法,得先把这小祖宗哄好再说,他只道:「好,都随你。」
苏万又抱怨,哎你怎么这么随便,不管了,师父你眼睛还有机会治的好吧?那就⋯⋯那就,再看一次日出,你看怎么样?
他不知道该怎样形容那种感受。像心头一酸而後豁然开朗,他回忆起故乡的草原,微风吹拂,青草被阳光晒过的气味充满鼻腔,乾燥温暖又令人勾起无尽念想。
黑瞎子笑了,他那一瞬间几乎是靠着冲动和欲望而行,用手扣着苏万的後脑勺,把脸凑近,一下吻了上去。



评论(2)
热度(65)

© 灰绿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