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绿色

交流障碍。一个只粮自己的冷CP写手。慎fo。

【FGO / エドぐだ♂】Smoking

CP是伯爵咕哒男,名字默认为藤丸立香

想看立香抽烟然而没抽成的产物

男主大法好

一个场景,很短



迦勒底没有可以向外敞开的窗户,它依靠抽气系统来完成室内换气的程序。但由于现今的迦勒底失去了约八成机能的缘故,在夜间,抽气系统只在各个房间和中央区域运作;走道上的灯远远不及白天那般光亮,仅仅是让眼睛勉强看得清事物轮廓的程度。

 

吸烟室的灯和抽气扇没有开,可是爱德蒙•唐泰斯知道里面是有人在的。复仇鬼终于停止在夜晚漫无目的的散步——这样说也不太对,他的确是出于某个原因才走出了房间。长年待在伊夫堡早已让他的眼睛习惯黑暗,他拉开玻璃门,便看到他的Master坐在一旁,手里夹着一支点燃了的烟,没有放到嘴边,只是用那只手托头,凑得足够近,静静地嗅着烟草燃烧时散发出的气味。

整间房烟雾弥漫,于是他不动声色地打开抽气扇,扇页转动的嗡嗡声听上去尤其响亮。电灯还是没有被打开,走道上的光透进来,比起灯光原本的白色更接近灰色,莫名显出一种格外冰冷的色调。

 

「现在本该是躺上床做梦的时候,Master。」复仇者说这话时分明有点责怪的意味。

藤丸立香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了位置,仍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说,半夜醒了,睡不着。

……你总得睡觉。他挨着立香身边坐下,才发现对方是穿得这样少,身上只有一件衬衫。爱德蒙兴起了把Master赶回房间的念头,但烟灰缸中几个燃尽的烟蒂告诉他,少年待在这儿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了。

他又察看起立香放在手边的烟盒,发现自己对它没什么印象,大概是立香从东方军师或是爱尔兰的光之御子那里拿到的吧。

 

手中的烟烧到一半,立香却突然回想起在监狱塔那时他们的立场是倒转过来的。

 

独自面对第六门扉的两名裁决者对复仇者来说也许有点勉强,即使立香在后方支援也觉得胆颤心惊。战斗结束后在回到牢房的路途上他俩一路无言,复仇者的心情反复无常难以捉摸,他亦没有要去搭话的意思。

到达牢房时梅尔赛苔丝已经不在任何一处。爱德蒙没有如同先前几天那样马上离开,他点了烟,挨着石壁抽了起来,立香闻着烟味,也不觉得刺鼻,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可能是因为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带来睡意,他太累了。

然而那一天的烟味仍残留在他的记忆中挥之不去。他那时确实是感到了心安,在那样一个严峻的境地下,在魔术王的诅咒之中,在远离迦勒底与外界隔绝的绝望之岛上,在密不透风而又潮湿的坚固牢房里,藤丸立香睡得很沉,他想,一定是因为烟味的关系。

 

立香眼中依然只有烟头上的一点星火,爱德蒙突然觉得那彷如伊夫堡的微弱烛光,稍不注意便会熄灭。

他蓦地抓住了立香的手。从掌心传来的温度很低,手指因为魔力供给过量开始坏死而缠上的绷带也松垮垮的。爱德蒙从他的Master手里拿走了烟,反正不吸也是浪费,他吸了一口,往立香的脸凑近,满意地看到对方的眼睛微微睁大表现出惊讶的样子,下一秒他们双唇交叠。

立香第一次真正尝到了烟的味道。他记得包装盒上写的是薄荷味,可是尝起来却只是苦,很苦很苦。他皱了皱眉,极近距离下看清了复仇者笑得像恶作剧成功的孩子,叹息着对他说。

 

「烟还是等你成年再抽吧,Master。」

 

 


评论(7)
热度(170)

© 灰绿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