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绿色

交流障碍。一个只粮自己的冷CP写手。慎fo。

【苏万中心 / 微黑苏】酝酿

接原著沙海3,苏万出沙漠之后一直到去眼镜铺子找黑瞎子的心路历程


帐篷很厚,大抵是为了抵挡具有腐蚀性的酸雨,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布幕外头,其他势力的人也缩在各自的帐篷里,动静不大,只听得到些许雨点落在顶上的滴答声。
苏万几乎睡了整整一天。他裹着毯子爬起来时也没觉头脑昏沉,也许是太疲累又在睡前打了支葡萄糖的关系,他这一觉睡得不错,虽然体力没有完全恢复,好歹比之前精神多了。一直紧绷的神经通过睡眠放松尔後他才发现自己饿得要命,肚子响得像打豉似的,苏万这才想起出来後其实也只喝了点热茶和汤,然後就困就得不行睡死过去——现在胃袋空空如也,他需要吃些固体食物来垫肚子。
黑瞎子坐在摺叠...

【师兄弟组无cp向】夜话

只是想写他们之间的对话


房里没开空调,吴邪满脸都是汗,喘着大气,湿了半件衣服,不是热的,他长期苦于蛇毒折磨,后遗症令他快分不清现实和梦里,偶尔夜半突然醒来总要冒着冷汗发作一会,黑瞎子见他这样劝道你这样下去不太行,吴邪才放弃继续读取费洛蒙,不然是个人都早晚要废。

他眯起眼睛,犯着呕心,艰难地从黑暗中看清四周,视线还没完全恢复,看东西糊成一团,待意识回来得差不多了,才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支起了上半身,右手摸到一片温热的皮肤,手感告诉他那是人的脖子。吴邪猛地回神,吓的,而后听到被他按着颈脖死死压住的苏万闷声道:「师哥你能不能先起来,我腿好麻。」

吴邪头还在晕,脑中胡思乱想,万一把苏万给怎...

【黑苏】选择题

接盲塚


我叹了口气:「师弟,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苏万坐在我对面,冷着一张脸,我知道他压根没心情吃饭,仍是丢了块红烧肉到他碗里,心道现在的小孩愈来越不好弄糊了——转念一想,黑瞎子带出来的,还指望能乖到哪里去。从看到这小鬼独自来胖子铺子找人时我的眼皮一直在跳,预感告诉我,苏万是瞒着瞎子来的,准没什么好事儿。


我一上来就用辈分压他,于是苏万不情不愿动筷,算是给足了我面子,油亮亮的肥肉被他一口吞掉,又去夹了把菜:「师哥,既然张大神也一起去,那你一定知道师父什么时候出发,我又没说要下去,带我一个在上面等总行吧。」

我喝口茶,北京的菜太油了,住在雨村让胖子掌厨也没觉这么腻。心里惦...

© 灰绿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