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绿色

交流障碍。一个只粮自己的冷CP写手。慎fo。

【苏万中心 / 微黑苏】酝酿

接原著沙海3,苏万出沙漠之后一直到去眼镜铺子找黑瞎子的心路历程


帐篷很厚,大抵是为了抵挡具有腐蚀性的酸雨,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布幕外头,其他势力的人也缩在各自的帐篷里,动静不大,只听得到些许雨点落在顶上的滴答声。
苏万几乎睡了整整一天。他裹着毯子爬起来时也没觉头脑昏沉,也许是太疲累又在睡前打了支葡萄糖的关系,他这一觉睡得不错,虽然体力没有完全恢复,好歹比之前精神多了。一直紧绷的神经通过睡眠放松尔後他才发现自己饿得要命,肚子响得像打豉似的,苏万这才想起出来後其实也只喝了点热茶和汤,然後就困就得不行睡死过去——现在胃袋空空如也,他需要吃些固体食物来垫肚子。
黑瞎子坐在摺叠...

【黑苏】逐光

乱写一通,接旁观者清


「醒了就起来,刚才你师哥差点把你扔大街上。」
路上堵车,黑瞎子只好掏出烟来抽,苏万坐在副驾,刚睁开眼睛,显然还没完全酒醒,车厢空气不流通烟味又呛,他头脑昏沉地解开安全带,上身越过黑瞎子,身躯几乎紧贴对方,伸手去摇下那边的车窗,似乎是对他抽烟一事进行无声抗议。
黑瞎子无奈笑笑,不知苏万是喝昏了还是仍在与他置气,不去开自己手边的窗非要如此费事。他大吸一口,便把烟掐了,烟雾随着车窗打开一并被灌进来的冷风吹散,烟末星火熄灭,车厢里仅存的那么一点光亦消失殆尽,重新回到漆黑昏暗的环境中。

苏万被风吹得头痛,顿时清醒不少。他滑回副驾上,依稀记得自己是在半昏迷状态下被黑瞎子架出酒吧...

【黑苏】旁观者清

摸鱼,不想写了(⋯⋯


随着桌上的空酒杯不断增多,我的头开始隐隐作痛,不是喝高了,是对小孩没办法。说时迟那时快,苏万扬手再要了一杯啤酒,我心说幸亏不喝白的,家里开酒厂也没见人像他这么喝,没喝到胃出血就算不错。
苏万手机一直响个没停,刚开始是讯息,他扫了一眼,没回,对面直接打电话他也没接,后来嫌烦索性调成静音扔在旁边,连我都能想像出瞎子气急败坏咂嘴骂他「小兔崽子」的样子。
他一喝杯子马上空了三分之一,这下轮到我手机响起来,我一看来电显示心神意会按下拒听,传微信给瞎子让他打字说,你小徒弟在隔壁不方便讲话。
他传讯息问我们在哪,倒是不和往常一样废话。我发了地址过去,那是一间在旺区大街的酒吧,...

【黑苏】宠上天

不会写小甜饼和第一人称,尽力了

也可以当作师徒组日常?


1、
北京正值三伏天,瞎子知道我来北京,传了个微信让我跑腿,说你是我大徒弟偶尔该孝顺一回,不用出面,在某个熟人交货时盯梢一下就行。我翻翻白眼,瞎子就是嫌热又懒,不想出门,於是回了语音过去:「你还有个徒弟呢,苏万也该放暑假了吧,你不让他去?就当做社会见习。」
没几秒一条新语音传回来,声音听上去懒洋洋的:「你师弟不争气,还没出师,让他去断条腿回来就算不错。」
我心道拉倒吧,那小子比我好多了,一整个就是扮猪吃老虎的类型,把瞎子没个正经的精髓学了七八成,说还没出师我是不信的,他那点心思我还不清楚?不就疼小徒弟呗。但当年被虐造成的...

【黑苏】选择题

接盲塚


我叹了口气:「师弟,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苏万坐在我对面,冷着一张脸,我知道他压根没心情吃饭,仍是丢了块红烧肉到他碗里,心道现在的小孩愈来越不好弄糊了——转念一想,黑瞎子带出来的,还指望能乖到哪里去。从看到这小鬼独自来胖子铺子找人时我的眼皮一直在跳,预感告诉我,苏万是瞒着瞎子来的,准没什么好事儿。


我一上来就用辈分压他,于是苏万不情不愿动筷,算是给足了我面子,油亮亮的肥肉被他一口吞掉,又去夹了把菜:「师哥,既然张大神也一起去,那你一定知道师父什么时候出发,我又没说要下去,带我一个在上面等总行吧。」

我喝口茶,北京的菜太油了,住在雨村让胖子掌厨也没觉这么腻。心里惦...

© 灰绿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