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绿色

交流障碍。一个只粮自己的冷CP写手。慎fo。

【PMSP/银金】pussycat(HP paro)

  • 给 @只是一个蘑菇。 的点文(猫耳梗),因为隔了很久麻烦点文的妹子看到了跟我说一下……

  • 算是银的生贺?

  • 写到后面完全偏题

  • 没想到2016年第一篇文居然是PMSP

  • HP Paro

  • 没有后续(ry


1、

「Bloody hell!」

一声咒骂不合时宜地在格兰芬多的交谊厅中响起,Silver和Blue停止了交谈看向声音来源——两名斯莱特林会在其他学院的交谊厅并不奇怪,毕竟有了隐形衣和密语谁都能在各个学院的宿舍所在地穿梭——Silver还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听见一直和Ruby窝在角落钻研药剂的Gold骂骂咧咧地掏出魔杖指着不停冒烟的坩锅:「咒立停!」

到底是调什么药剂才会在这种时候施停止咒啊,难道不是该念『恢复如初』吗?

Silver没有忘记Gold的魔药知识和他神奇的脑回路一样糟糕,但当他看到对方头上冒出了一双几乎要和那头乱糟糟的头发融为一体、外观大概是某种动物的耳朵时,他还是再一次为Gold的魔药学成绩感到悲哀。

Gold还没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变化,算是罪魁祸首之一的Ruby拿了面镜子给他看,然后镜子就被摔碎了。

「靠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啊!」

他的头上多了一双猫耳,被长袍盖住的身后有一团不自然的隆起——Silver猜想那应该是条尾巴。

 

分别就任狮院和蛇院七年级级长的Red和Green夜巡完后回到交谊厅,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景象:Blue嚷着好可爱一边抚摸Gold的头上的耳朵、Silver正在翻看成堆的书籍、Ruby对着坩锅不知道在捣鼓什么。Gold一看到他们回来便冲到他们面前大喊「前辈救救我」顺道脱离Blue的魔掌。

Green很快就搞明白眼前的状况,但首先要做的就是搞清楚魔药的成份。然而他还没开口,Ruby已经在弄得一团乱的坩锅上施了一个清洁咒。

「这下无法分析成份了。你们本来是想调什么药剂?」

他有点头痛的看向两名始作俑者,没有错过Gold偷偷踹了Ruby一脚的画面。被提问的两人都异口同声道:「复方汤剂。」

Green摊手表示没有办法,让他明天去医疗翼或是找魔药学教授,Gold只好点头。然后他想了想觉得哪里不对,过了一会儿使劲摇着Ruby的肩膀,「大后天有魁地奇比赛这个样子我要怎样上场……我才不要顶着这愚蠢的耳朵和尾巴出现在全校师生面前!这一定是拉文克劳的阴谋!」

不对啊Gold前辈我的学院上星期已经输给了赫奇帕奇无缘决赛了啊……Ruby被晃得头昏脑胀,但重点不在那儿:「可是魔药材料是前辈找的吧!」

眼见一场巫师决斗一触即发,Red适时出来打断:「呃,魔药的效果应该不会维持那么久,Gold一定可以回复的,别担心啦。」

Silver合上书,说,如果不能上场就好了呢,这样我们便可轻松获胜了。

毕竟没有找球手就不能比赛。

「Silver你这家伙别给我幸灾乐祸啊!?」

「不过有点可惜啊,要是能知道如何制作的话搞不好能在万圣节时大赚一笔呢?」Blue忽略掉Gold有些哀怨的目光,拍了拍手示意除了格兰芬多以外的都该离开:「明天下午四年级不是不用上课?可以去霍格莫德村找找能用的药试试嘛。」

至于我们这些七年级呢,当然是准备温习N.E.W.Ts啰——Blue说这话时还故意拉长尾音,不知怎的Gold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头上的猫耳也跟着抖了抖。

 

 

2、

他这一定是被坑了吧,绝对是。

先是医疗翼的护士长表示这不是病对人体没有影响放个两三天就会好压根儿没有治疗的打算;再之后他去找魔药学教授,对方听了原委后问他,你只是被魔药泼到,没有喝下去?

Gold点头。教授以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说道:「这种例子还是第一次看到,不过我至少知道了一种材料。」

他闻言,心想霍格沃茨学校的教授还是比较靠谱的。

「是什么?」

「猫毛。」

「……」他是不是该庆幸掉进坩锅的不是猫头鹰的羽毛?

 

Gold义愤填膺地决定待会一定要好好教训Ruby一顿,因为当时在场的人只有他有养猫。同时他有点绝望地觉得自己现在极其需要一瓶幸运水。

他回到格兰芬多塔换了身便服,想找顶帽子把耳朵藏起来——他原先找了顶学生标准配置的素面尖帽,但在入学仪式过后他发誓再也不戴类似分院帽那种不符合个人审美观的帽子,哪怕它是传统的巫师象征。最终他找到一顶报童帽戴上。所幸现在是冬天,下着雪,厚重的大衣可以把尾巴挡住,不用再费心匿藏。

活点地图飞来!Gold魔杖一挥,一叠看上去像是羊皮纸的东西飘到他身边,他清了清嗓子,「我庄严宣誓我不怀好意。」

羊皮纸随着咒语打开,浮现了整个霍格沃茨城堡的的平面图,于是Gold走到最少人经过的三楼走廊,趁着四下无人溜进了密道,行走一小段路程以后掀开活板门进入蜂蜜公爵糖果店的地库,顺利到达霍格莫德村。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偷偷摸摸,这是有理由的:今天不是学生被准许外出到霍格莫德村的日子。

Gold找了半天发现自己毫无收获,一气之下到商店买了把飞路粉扔进壁炉瞬间来到对角巷。他随便买了几种魔药材料打算回去碰一碰运气,经过丽痕书店时发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想都没想就拐了进去。

那人在书架前挑选要买的书籍,Gold本来是打算想突然拍对方的肩膀来吓他一跳,可是当他看到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围巾时,却突然有了要拉扯一把的冲动。当然他也真的那样做了,反正从惊吓效果来说都是一样的。

Silver感到后方有人扯自己的围巾而转过头,对上一双灿金色的眼瞳亦不感到意外,只是轻轻上扬了嘴角:「怎么,现在连行为都变得和猫一样了吗?」

「才没有。」Gold努了努嘴,难得不想和他争论,「没想到你也会溜出来啊,你是走密道出来的?」

「不是。」Silver摇头否定。

「啊?不然你是怎么离开学校的?」

「……教授办公室的壁炉有连接飞路网啊。」

对喔,Gold心里咕哝,这他妈的怎么就没有人想到呢?

 

他们俩走出书店后Gold本来还打算到魔法笑话商店看看恶作剧用品,刚想向所在地的方向迈开步子,Silver扯了扯他的衣袖,让他看向稍稍前一点的地方。Gold会意,瞄了一眼发现他们学校其中一个教授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但是大概还没有看见他们。于是他不动声色的拉着Silver走远,进入了一条小巷子中。

要是被抓到可不是关禁闭一个月就能了事,Gold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没注意到被他拉着的人一直叫他停下,Silver无计可施之下只好伸手到Gold的大衣底下抓住他的尾巴。

这显然很有用,因为Gold马上停了下来,附加一个凶巴巴的眼神:「你干什么啊!」

「安静点。」Silver指了指周围充满黑暗氛围的陌生街景,「我们好像误闯进翻倒巷了。」

 

Gold觉得现在的情况相当不妙,有几个笑得阴森的黑巫师一直跟他们后面——他俩再低调也没用,毕竟未成年巫师会出现在翻倒巷还是挺少见的。

那些黑巫师不知在窃窃私语些什么,令Gold感到十分不舒服。他和Silver暗地里抽出魔枚警惕,一直往前走,想尽快离开这鬼地方,然而有一只手往后方扯住了他:「小朋友们是迷路了吗?」

Gold还没反应过来,Silver已经给了对方一记石化咒。而他抓紧机会从僵硬得像石象的人手中抽回手,同时拔腿就跑,亦不忘给开始追赶他们的巫师留下几个妨碍前进的咒语。

「统统石化!倒挂金钟!昏昏倒地!」

 

 

3、

「这边。」Silver看见追他们的人少了一些,便和Gold一起跑进另一条巷子里。但他们找不到原路回对角巷,只能找找有没有适合藏身的地方。

他们又走了一会儿,Silver看到一间家具店,里面没有人,他想了想后推着Gold进去,躲进一个黑色大橱柜里,关上门,谨慎的施上一个静音咒。

他们达成了在这儿停留一会的共识。静音咒是单向的,方便留意外面的动静。

橱柜其实也不太大,容纳两人仅仅是足够。他们坐下,卷曲着腿,Gold觉得现在这情况挺奇怪和尴尬的,于是他尝试打开话匣子,问Silver他到对角巷做什么。

「……我是要买姐姐的圣诞礼物。」

他听到对方这样说,然后才想起再过两个星期霍格沃茨便要开始放寒假。

「那你又是不回家吗?」Gold想起之前三年Silver也没有回家而是留在学校渡过圣诞假期。果不其然地,Silver点了点头。

Gold不说话了。他想今年是Blue前辈最后一年在霍格沃茨过圣诞,因为她和其他前辈一样,过完这学年后就要毕业。

「嘛,要不我下一年也留在这儿过圣诞算了、看在Silver君看起来很寂寞的份上?」

「……随你喜欢。」

我猜你整个假期一定是窝在图书馆看书或是制魔药,他继续说,我想在学校探险和打魁地奇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说到这儿——」Gold显得有些困窘:「我是说,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Silver有点惊讶,不过他没有显现出来,就Gold居然知道他的生日这点就已经够诡异了。

「我没什么想要的。」

「呿,你这个扫兴的家伙。」

Silver觉得他们待在这里的时间已经足够久了,而后向Gold提议不如现在离开。后者表示同意。

然而当他们打开门,发现他们已不在原本那间商店里。Gold马上就认出他们身处于有求必应屋里,即是说,他们回到了霍格沃茨。

「那是个消失柜……为什么另一个会在这里?」

「我怎么知道!」

Gold马上把帽子和大衣脱掉,刚刚一直在橱柜中简直要热得他受不了。Silver看着他头上的猫耳,突然很想揉一揉。

于是他伸出手,在对方头上轻轻抚摸。Gold吓了一跳,但看在刚才那件事情份上,他还是没有发牢骚。

Silver想,他还真的蛮像一只猫,毛绒绒的手感挺不错——他突如其来的开口:「我想到要什么生日礼物了。」

「哦,什么?」Gold心不在赦的问他。

Silver没有说话,脸不断向着Gold的靠近,在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已经把双唇覆上对方的,用着很轻很浅的力道。Gold甚至还没意识到这是一个吻。

等到Silver终于从他身前退开,Gold不可置信的捂着嘴,耳朵和尾巴的毛竖起,而他只是抽出魔杖喊了句「诺克思」,整个房间变得一片漆黑。

当Silver把房间再次变亮,Gold已经不在这个房间的任何一处。他无不婉惜地想,这下他没办法确认猫咪的舌头上是否真的有倒刺,没有注意到顶上正静悄悄的挂着一株提早盛开的槲寄生。

 

 

Fin.




评论(3)
热度(63)

© 灰绿色 | Powered by LOFTER